性途

字体: 特大 | | |

【性途】

第一话

在都市传说中,有这么一个故事,有一趟列车,通往极乐之国。

我躺在长椅上,旁边坐着的的是我的同党——申运,我们在计划今晚的行动,这是我们的第一次行动,必须做到万无一失,所以我们在重新敲定细节。

「确定下,今晚的对象没问题吧?」我问道。

「没问题,就我对面那个五角巷,那边有个小区是个烂尾楼,那巷子里有个房产中介,那边商户基本都搬走了,晚上那边就是黑漆漆一片,人影都没有。房产中介店里就老板和一个员工,老板向来走的早,有时候也不来,天天晚上都是那员工锁门。我观察好久了,她每天很晚才走,那巷子里早就没啥人了。她今天晚走也不会有人怀疑的。」

「很好,人呢,人调查过吗?」

「我不好直接去打听,但是我一个月前在那边那个餐馆吃饭的时候,听人说过,一个外来打工的妹子,之前也是做房地产的,人挺水灵,但是不够机灵,现在中介也看业绩,后来就被辞退了,最后就到这边来了,到这边来之后做的也不好,本来这边就没生意,但老板本来也不关心这边,给她的工资也低。也就一直用着她,当看店了,她倒是起早贪黑的,天天来的早走的晚。」

「能力差,不够机灵,勤奋肯干,不抱怨,也会安于现状,还是外来人口,恩,条件不错。」

「哈,第一个人选,我能选差了。我可是琢磨好久了,那边生意差,就算我们过去的很晚,她肯定不会拒绝的。」

「恩,地点呢,确定了吗?」

「我这几天没再去那巷子里,怕到时候留下痕迹,但是远远的观察过。所以具体的地点确定不了,这个只能临时决定了,到时候可以选择多个,到时候先跟着她看几个,合适再动手。」

「也只能这样了,没有十全十美,这个到时候再决定吧。」

夜晚来的很快。我和申运一起前往那个小巷,走向那个挂着百兴地产牌子的的小店,巷子里面已经没有其他商家还在营业了,巷内空无一人,我心中稍定。

应该是没有料到这么晚还会有人前来,我和申运走进店的时候她已经在打扫卫生,准备关店了。

她背朝着我,在扫地。上身穿着丝织的淡蓝色短袖,衬着裸露在外的洁白双臂,弯着腰,一只手拿着簸箕一只手握着扫把。下半身穿着紧身牛仔裤,包裹着修长的腿,勒出圆盘一样的臀部。弯腰时双腿笔直修长,上面顶着一对翘臀正对着我,下面严丝合缝甚至插不进一只笔。她的正面看不到,但是能看到灯光照射下的影子,而地上的影子中,胸部格外突出,随着她扫地的动作,不断跳动。应该是察觉后面有人,她转身,看到我们站在门口,甜甜一笑,「晚上好!」

我看着眼前水灵灵的尤物,总算放下心来。小小的脸上带着点婴儿肥,显得脸庞很是红润,鼻子稍小,增加了几分秀气。而一对凶器也没让我失望,短袖紧绷着罩在上面,丝织所带来的良好弹性又给了它们充裕的空间可以随着动作颠簸起伏,浑圆的外形透过那张的薄薄的领口显露出来,几乎可以透过那层丝看到那抹肉色。

我将视线从随着她的转身跳动起来,又缓缓停歇的乳房上移开,看着她的脸说道:「晚上好。」

「你好,请问你们是来看房子的吗?」

「是的,老板不在吗,我之前和你老板说过的,今天晚点过来的,旁边的这位是我的同事,我喊他过来帮我做个参详。」申运上前打起招呼。

「啊,我不知道额,我们老板今天有事没有来。」

「这样啊,要不你带我过去看下?」

她看看外面黑咕隆咚的夜,犹豫起来。

「哎,平时总是加班,白天也没时间,所以才和你老板约在晚上,他说他店关的晚,我们才过来的。」

「是这样啊。」她明显放心不少。

「请问你之前挑选过吗,要看哪几个啊?」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当时只是大概看了下,你帮我再参考下呗。」

「好。请问您买房子是做投资还是自己住啊,考虑毛坯还是装修过的,或者您也可以都看下做个对比。」她显得有些跃跃欲试,并开始尝试展示自己的能力。

「可以啊,听你的,我买房子结婚用的,你帮我找找合适的呗。」申运开始表现出自己的无害。她果然放下戒心。

「恩,因为现在有些晚了,很多房东现在是不方便看房,我尽量找一下无人居住的空房吧。请问您需要多大的房子啊。位置有什么要求呢?」

鱼开始咬钩了。我心中暗想。

申运凑过去和她协商起具体房子来,受害人在和加害人协商加害地点,我有些想笑。

我时刻注意不让自己的手触碰到任何物品,同时开始打量起四周。

「这个房子看着还不错啊,价格不高啊。」我指着写在店内板报上的一处房子。

她抬头看了看,「那个房子价格是很实惠的,面积也大,但是那个小区有些老,地段较偏,人也少,所以周边设施也不是很全面,离这里也有些远。」

我和申运对视一眼。他眨了下眼睛,转头说道,「这个今天能看吗,也加上去做个参考好了,远没事,我特地喊我同事开车过来的。」

她见此也不在说什么,只是点点头,「那,你们等我下,我去取钥匙。」

我默默看清她拿钥匙的位置,转身走出店门,申运及时跟上。

「位置由近到远,最近的是个老小区,没有门卫那种,小区摄像头应该是有的,但是那小区我知道,里面大部分路灯都坏了,光线很差,不会有问题。远的都在十五公里开外,安保都是一般,不禁止外来车辆进入的。最后一个就是你刚才挑的那个。」

我点点头,不再说话。

「让你们久等了。」她上依旧挂着甜甜的笑,摇着手中的钥匙串向我们打着招呼。

我开着车,申途做在我旁边,顺利将我们的第一个对象接走了。

路有些颠簸,她双手紧紧握在胸前,即便如此,那两团浑圆饱满的乳房也是不停的跳动着,击打在手臂上,几乎要破衣而出。我努力使自己不透过反光镜去看她。我已经有些蠢蠢欲动了。

第一个房子确实是个老小区,没有门卫但是入住率到很高,几乎是户户亮灯,我将车停在楼下,她走在前面,我和申途不远不近的跟着。远远观察着她纤细的身体,摇曳的身姿,随着楼梯上下起伏的胸脯,和那被牛仔裤蹦的紧紧的翘臀,昏暗的光线下显得诱惑十足。

我们顺利的看完第一个房子,她努力的给我们介绍房子的优点,地处市区,交通便捷,学区优异等等,申运装出认真听的样子,并不时提出各种问题。气氛融洽不少,她安稳的坐在车上,前往第二处房子。

第二处的门卫果然如申运所说,我们进入出来,没有任何排查,电梯无监控,但我们还是尽量避过任何可能的摄像头。顺利的前往第三处地方,这是她已经放下了戒备,在车上和申运说说笑笑,我很少插嘴,开车的同时默默观察。她一只手捂着嘴笑,一只手搁在大腿上,浑然不顾胸前的山峰傲然挺立着,颤颤巍巍的抖动着。

第三处地方是个毛坯房,四下通风,已是夜晚,阴暗无人她就在黑暗中,走在我前面,靠着手机打着灯光给我们介绍户型,脸已经看不真切,身形却格外诱人。申运看向我,我能明白到他的想法,这里似乎也很合适这样做。将这淫荡的身体按在这空旷无人的水泥地上,在这四下开敞的屋子里中,扒光她身上的衣服,让她裸露在这数十米的高空中,就着暗淡的星光肆意的奸淫她。她会喊叫,但是没用,在漆黑一片的数十米的高空中,没人会理会她。她的乳房会被我们揉捏然后被按在这水泥地上摩擦,我们会让她像狗一样趴在地上,撅起她浑圆的磨盘一样的大的屁股任我享用,我会从后面插进她的肉穴,她的嘴则留给申运。我们将手机放在地上,用手机的灯光会照射出她痛苦又无奈的表情,她大大的奶子会垂在地上,晃的更加厉害。她的阴道会被我们轮流插入,也许是在客厅,也许是在阳台,总之会让她暴露在这完全无封闭的空间中。就让她躺在这水泥地上,让她憋屈的曲起膝盖,张开双腿,淫荡的小穴暴露在暗淡的月光下会不断的流出淫水,任她反抗,挣扎但只能任我们奸淫。

但是,这是在繁华的小区,事后我们将很难将她带走,二十层的高楼注定了我们只能通过电梯上下,而明亮的电梯里不省人事的女人和两个男人会是非常显眼的存在。我对着申运摇摇头,示意他稍安勿躁。

我们顺利的看完第三个房子,此时已经很晚了,我们将驱车前往最后的地方。

此时她已经完全放下戒备之心,依然甜甜的笑着,安安心心的随我们去一个遥远的,偏僻的,大声呼喊也不会有人听见的地方,也是她最后见到这个世界的地方。

我有些愉悦了。

************

最后这处地方已经算是城乡结合部的区域了,没有哪个正常的女人会在半夜随着两个不认识的男人来这种地方,但是我们做到了,甚至让她到现在都没有一点防范意识。

当车开进小区的时候,我已经渐渐按捺不住心中的欲望。现在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我装作很正常的下车,轻声关门。周围一片漆黑,在这老旧偏远的小区内连个路灯都没有,零零散散的两三户亮着灯点缀在整个小区内,而我们面前五层高的楼房甚至一处亮灯都没有。

「我们走吧,早点做完早点结束。」我面无表情,但内心蠢蠢欲动。

「恩。」她不疑有它。紧跟在我的后面。申运走在最后,紧跟着她,几乎要贴到她的身子上。她已经跑不掉了。我一边看向单元名,户名一边看向她,与她做着确认。在她的指引下走向最终之地。

她打开门,摸索着开灯。我就在客厅的灯光下打量着四周,这是一个很典型的三室两厅格局,地方较为宽敞,进门时餐客厅,左手边是厨房,正面是一个门朝南的书房,右手边是客厅及两个南向卧室,卫生间位于书房和卧室的中间,客厅南边正对着阳台,外面星光洒落,但是我现在不需要了。我观察了周围,无摄像头,甚至没有见到网线或者网线箱子的存在。装修的很不错,淡黄色的瓷砖加淡棕色的地板,墙壁上刷着淡蓝的涂料,在昏黄的吊灯下到是显得很是温馨。家具家电一应齐全,她可能也感到很惊讶,有些开心的四下看了起来。

我走进主卧,两米的大床和衣柜再无其他,我检查一遍,走进窗子,开窗观察外面。外面是片大空地,漆黑一片,我关好窗子拉上窗帘,然后喊她过来。等她进来我按住心中的波动,装作很中意的样子和她谈价格。这时申运在其他房间内做最后的检查。

申与走进房间,我和他对视一眼,他点点头。我指着床对她说,「你看着这床,好像有些问题。」

她果然弯下腰去观察这张床,申运此时轻轻关门锁好。我在她背后一推,她趴倒在床上,我的手摸上心仪已久的臀部,隔着衣物依然能感受到它的柔软与弹性,像两个圆圆的大大的磨盘,合起来又像蜜桃一般。两个臀瓣中间那狭小的缝隙更是惹人遐思,我将手指挤进去,缝隙中传来紧紧的压迫感。我轻轻勾弄,她轻轻一叫,有些惊恐的回头望向我,「你,你要干什么?」

「啊……」

她更加惊恐的望向前面,此时申运已经解下裤子,抖出他的阴茎,跪坐在床上,直直的指向她的脸,她害怕的想避开。而我早已伸手从她的衣服下摆处穿过,摸向她的乳房,我用蛮力扯下胸罩,两颗硕大的奶子蹦跳的弹出,又大又软,满手抓去竟包裹不住,乳房上满溢的脂肪从指缝间挤出。

我一边玩弄这她丰满的乳房,一边开始解下她的牛仔裤,裤子很紧,但是扣子轻轻一拨就解开了,我的手长驱直入,直入她的秘处,手指稍一摸索就找到她的蜜穴所在,划过茂密的草丛,两指并在一起插进她的肉穴里,一边挑逗着她的阴蒂,一边探向她的阴道。

「不要,不要,放开我。」

她开始挣扎,拼命摇晃着身体,我一手用力抓着她的奶子,一手死死扣住她的肉穴控制住她,她越拼命挣扎越能感受到淫穴撕裂扩张的痛感。这时她的头部被人用双手牢牢的控制住,她挣扎不了又开始喊起救命,但马上被一个圆筒的口器塞了满嘴。只剩下满口的呜咽和顺着口器流出的口水。

我加大对她的侵罚,加大力度的撕扯她的右边乳房,而她的左边乳房则被申运玩弄着。我开始挑动她的阴蒂,逐渐用力,疼痛与快感不断刺激着她。她的嘴喊不出,带着婴儿肥的脸庞开始随着疼痛扭曲,眼角流出泪水,混在口水里流下,发梢上充盈着汗水,湿哒哒的又流到她的脸上。看到她的表情,我感受到久违的舒适感,我再次加大力度,随着她乳房的红肿与乳头的挺立充血,阴道内越发湿滑,我一次又一次的并指夹弄她的阴蒂,并用力的在阴道内进出,从两指到三指,毫不顾忌指甲的锋利划伤她的阴壁。终于,随着她大出数倍的呜呜声中,一股暖流冲过我的手指,从穴口喷出,此时随着挣扎,她的牛仔裤早就褪到了膝盖位置,红色的内裤也半拉着横在大腿处,喷出的淫液浸湿了红色的内裤,又继续喷涌这流向下放的牛仔裤,整个下半身都变得异常湿滑湿滑。

她整个身体轻微颤抖着,屁股撅起朝上,嘴叼着口器趴在柔软的床上,仿佛脱力一般。我示意申运将她的口器拿掉。

「求求你们,放过我吧!」她趴在那边一动不动,但是泪流满面,呜咽着说道。

「只要你配合我们两,我们自然不会伤害你。」我将手覆在她的阴毛处,一遍一遍的轻轻抚摸着。

她沉默不语,像是认命,也像是无声的反抗。

「现在你自己将上衣脱掉,全部。

她犹豫了一阵,沉默着将自己的短袖脱去,两个大白兔终于彻底暴露在灯光下了。乳肉白嫩晶莹又布满了深红色的指甲印,乳房笔直的垂下像两个大篮球般随着她的动作颤颤巍巍,乳头尖尖的凸起刮在下方的床单上,红的发紫。她又背过手解下之前被我暴力拉下的乳罩。仅是这些就像耗尽了她的力气般,又气喘吁吁的趴在床上,屁股撅起对着我,肉穴有些红肿,淫水还没流尽,从阴道内流到床上拉出长长的丝线。我拍打着她的屁股,她一颤一颤的,只是哭着喊,「放过我,放过我。」

口器早已取出放到一边,她的口水还是从嘴角流出流到床上。

我拨开她的阴毛,粉嫩冲血的阴唇有些外翻,穴口逐渐合拢。

「不是说了吗,让我们舒服了,自然会放了你。」我拍打她的屁股,逼迫她将腿分的更大些。另一边的申运捏起她的下巴,使她的嘴巴张开,将自己的阴茎缓缓插入她的口中,她的求饶声渐渐变的断断续续,随着申运的阴茎整根进入再也喊不出来了。

她此时就像一个玩偶,再也喊不出救命,在我们的操纵下张腿,张嘴,全身上下无一处不在被我们玩弄。我此时才解下裤子,肉棒迫不及待的跳跃出来,我将龟头在她的阴唇处轻轻摩擦,借助她蜜穴中不断分泌出的液体润滑,最终抵在她的阴道口,我抱住她的臀部,微微屏息,轻轻提起胯部,一贯而入。肉棒整个没入她紧致滑嫩的肉穴中,我压下心中的悸动,感受着她的温度,这是不是冰冷的玩偶,这是温暖的散发着淫靡与体香的女性肉体,这是紧致的真实的肉穴。

我开始加大力度顶进她的阴道深处,同时拍打她的屁股给她更多的羞辱感与刺激感,她喷出更多的淫水,我抽插的越发顺利,滑嫩的阴道几乎不要用力就轻松进入,阴道内壁仿若有股吸力迫使我的肉棒不断深入。申运则捏起她的下巴,好让阴茎更顺利的进入,时而抽出肉棒将龟头在她红艳的嘴唇上,小巧的鼻子上,脸颊上摩擦,将口水与马眼分泌出的液体涂抹在她的脸上。

「不要……不要……求求你们……求求……」这个时候她空出来的嘴就会喊出求饶的话语,然而马上就被申运的下一次深喉打断,转而变为满嘴的呜呜声。

「你看你,哪里是想走的样子,淫穴流出的淫水恐怕比你今天的撒的尿还多。」

「不……不是……我不是……」

「看来你的肉穴已经舍不得我的肉棒离开了?」

「我没有……我……」

「我们自然会放过你的,只要你伺候好我们。」申运也在刺激着她。

「我……放过……我……求……」她断断续续的呼喊着。

************

她的姿势逐渐变为两手撑在床上,昂着头,将脸对着申运,两膝盖分开抵在床上,肥硕的屁股高高的撅起,肉穴完整而清晰的呈现在我眼前,在保证高度的时候又保证了我有足够的空间,进行冲刺。这具肉体已经开始配合我们的前后抽插。

「你舌头要是不会动的话,我就割了它。现在给我重新张嘴。」申运命令着。

她讷讷的张开嘴,并卷起舌头。

塞满肉棒的小嘴只能发出呜咽声,脸颊开始不断鼓起又歇下,鼓起又歇下。

我拍打她的屁股,同时让我的肉棒在她的阴道内抽插,或左或右突刺来刺激她的壁肉,阴壁上面的凸点,在蜜液的润滑下不再粗糙,缓缓的摩擦在我的阴茎上。

「呜呜……呜呜」突然已经开始顺服的她又开始左右摇晃身体,用力挣脱,我一只手死死按住她的背。胯部抵在她的屁股上,肉棒深入阴道深处,直指子宫,一只手指则从我的阴茎下方,拉开她的肉穴,将手指伸进去,同时向外用力,撕扯她的穴口,她浑身颤抖,疼痛甚至迫使她发出清晰的呼喊,「啊……啊,不要……不要啊……」她求饶般睁着眼睛看向申运。

申运双手夹在她的脸上,让她的脸无法偏向其他方向,阴茎更加快的速度进出,快速抖动着胯部,最后深入她的喉部,一下一下的抖动起身体来。

「唔,唔。」

她睁大了双眼,眼球向外突出,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刺激,身体从前到后开始颤抖,肥硕的屁股像马达一般疯狂的扭动,两对雪白的大奶子前后不停的甩起垂下,再甩起再垂下,摆出一道道淫靡的弧线。阴道骤然缩紧又放开,再缩紧再放开,壁肉好似活动起来一般,那些褶皱像是无数的触手,不断抚摸在我的阴茎上。最后整个肉壁一下子用力缩紧,死死的夹住我的肉棒与手指,然后一股暖流从通道深处袭来,冲刷过我的阴茎,从我手指扯开的阴唇边喷出。

「唔……咕……咕……」她发出痉挛般的呢喃。

我抽出手指,留下肉棒继续挺进,俯身趴在她通红的布满汗珠的背上,双手向前探去,捉住她那两只蹦跳的厉害的大白兔,肆意把玩,「啊,啊。」她终于可以清楚的说出话来,但却是压抑已久的呻吟。申运总算将肉棒从她嘴中抽出,在她脸上刮尽残液。她睁着眼睛却无神,任由自己的脸上布满了白色液体。嘴角有残余精液流下,随着喉咙最后一次滑动,她总算长出一口气,而后剧烈的喘息起来。

我抽出肉棒,将手移至她的腰,叉着腰将她抱起翻过身,肉棒抵在蜜壶口,蠢蠢欲动,此时她的眼睛才渐渐有了神采。床单早已湿透,此时她的身体就像一滩软泥般,我将她摊放在黏糊湿稠的床单上,她任由我摆布,只是长长的喘气。

我的肉棒依旧坚挺,在数次爱液的浇灌下闪烁着晶莹的光泽。我将她的大腿曲起分开,蜜壶口的淫液还在滴答着,湿润的阴毛泛着水光,阴唇轻轻微张微合,露出里面幽深的引人入胜的洞口。我肉棒戳在壶口,俯下身,将随着她躺下而摊开的乳房聚起,让它们在我手里忽扁忽圆的变换着。我腰部一用力,肉棒直挺挺的贯入,没有丝毫拖泥带水也没有丝毫的阻碍,肉穴里面依旧湿湿滑滑的一片。

她涣散眼神这才聚集起来,本能的想要挣扎,我的肉棒紧紧塞在她的阴道内,她哪里还有力气拔出。我压在她身上开始冲刺,用力,再用力,每次都是贯穿的抽插,我的胯部和她的胯部紧紧击打在一起,发出啪啪的结合声。

「啊,啊……」

我和她渐渐融为一体,她终于彻底放弃了挣扎,压抑许久的的呻吟一声接着一声,一声盖过一声,嘹亮的响彻整个房间。我的力道加大,频率加快,温润的阴壁疯狂的摩擦着我的阴茎,血红的阴唇外翻露出里面的粉嫩,淫水四溅。

她的眼神或聚焦或迷离,脸庞忽的昂起,又忽的撇向一边,嘴里的声音不曾停顿,但她的力气早已用尽,嘹亮的声音渐渐低沉下来,却变得更加温软性感。

她开始配合我的抽插,双腿盘在我身上,贴住我的身体。我如同打桩一般开始猛烈的进出,她的呻吟又开始响亮起来,她用出最后一丝力气将双腿交叉死死的压在我身上,迎合着我的进出。乳房由软便硬,更加富有弹性,乳头自动凸起,饱满的乳肉像是要喷出般鼓胀起来,变得通红。阴壁又一次紧缩,整个阴道像是开始分泌水珠一样变得更加湿润,一股热流再一次冲刷过我的龟头。我怀中的肉体开始痉挛,我抽插的频率也变得超快,随后我开始颤抖,龟头几乎抵在她的子宫边缘,以更快的速度将积攒的精液射了进去。我深吁一口气,肉棒再次抽插几下,抖动着将残余精液射在她的肉穴里。

我缓缓起身,床上的肉体还在轻微颤抖着,眼睛闭起,嘴角有些痛苦。我穿好衣服,将床上的肉体抱起。怀中的肉体散发着体液与体香的味道,渐渐安静,眼睛紧闭,只留下睫毛一颤一颤,嘴角痛苦的弧度渐渐平缓,脸上的精液逐渐干涸,也许已经昏睡过去,带着些安详。我抱着她走出房间,走出大门,却没有给她盖上任何一件遮羞布,因为我知道她不会再需要的。

我抱着她光裸裸的身体走出大楼,站在静谧的漆黑的小区里,之前星星点点的光亮一个都不见了,周围安静的可怕。我借着月光的淡淡光辉,走向自己的车子,打开后备箱,就这样将她放了进去,她依旧未醒,可能是觉得已经竭力配合我们了,我们会放过她,只是那只是可能而已。

************

我开车前往目的地,申运会留下清理痕迹,并将之前带出的钥匙放回中介店里,一切都将如常,只是少了个人而已。

车辆行驶在乡村小道上,我听到后备箱传来撞击声,还有呼喊声,我淡淡笑着,将手中的烟头弹向窗外。

这里是一处废弃的车站,横亘在乡村里,规模很小,只有一条车道从这里经过,掩映在半人高的草丛中。我开车碾过草丛停在车站里面,看着时间静静等待着。四周渺无人烟,安静的夜色里,只有车辆后备箱中传来的敲击声,求救声乃至求饶声。

我算着时间快到了,打开后备箱,她赤身裸体的躺在后备箱中,头发湿漉漉的垂下。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她看到是我,惊吓的往后躲。

我不与她搭话,伸手半抱着将她拖出,她双脚触及地面,望向四周的环境,然后变得更加惊恐,下意识的就开始挣扎,但我环着她的腰,架着她,她完全挣脱不了。

她用哀求的眼神看着我,「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我不会说出去的,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我都答应你。」

但我不需要她的任何承诺了,从一开始她就是我的筹码。远处的铁道上亮起两盏等,快速的逼近,却没有在远处的岔路口拐向远处的另一条道,而是笔直的驶向这里。

第一节车厢准确的停在我身旁,车厢内下来两位风情万种的妇人,身上不着寸缕,硕大的奶子晃荡在空气中,看上去比我手中的可人还大上一号。她们摇摆着肥美的屁股走到我身边,看了我一眼,眼神闪烁着,没有说话,又看向我身边的她,点点头。

她惊恐的看着来人,又看向不远处的列车,第一列车厢停在身前,后面的车厢发着淡淡的昏黄色的光,一节一节的排列下去,只是远处的就看不清楚了,离的越远,光线越暗,直到隐没在黑暗中。可以清楚的听到那些车厢中传来的声音,女子的呻吟和哭喊,男人的叫嚣和大笑,以及那不断交合的啪啪声,第二列车厢如是,后面的车厢如是,像是每一节车厢都有有无数的人在快乐的肆意的交合。此起彼伏的女性呻吟声中,整个列车笼罩在淫乱的氛围中,像女人的肉穴,神秘又淫靡。

我怀中的她又开始颤抖,尝试挣脱我的束缚,但是到现在她又能剩下多少力气。她的双手轻松的被下车的两个女人擒住,被架着走着列车门,她突然回头,看向我,眼神里带着哀求,带着恐惧,带着愤懑,带着不甘,带着不解,但最终上被逼着走进列车。我知道从此以后,她的肉穴不会有一刻空歇,乳房将一直挺立,淫水也会一直泛滥。也许直到她再也分泌不出淫水,皮肤失去光泽,乳房渐渐塌陷才会解脱吧。

我点燃一只烟,带着憧憬与怀念望着远去的列车渐渐化为一盏忽亮忽暗的灯,陷入沉思。夜色变得更加漆黑,最终只留下我手中的烟头,忽亮忽暗,最终熄灭。

相关小说

© 2018 好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广告联系: www269la@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