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女·大学之路

字体: 特大 | | |

(序)

一个平凡的中午,外面太阳高照,夏天已然悄悄来到,这是五月份了。

在一间宿舍里,窗帘拉着,一个清秀美丽的女生却光着身子,躺在一条毯子上,而她前面床上坐着一个相貌远不如她的女生,那个女生的两只脚正踩在地上女生的胸部揉搓着。

白嫩的丰满的胸部——是女性吸引男性眼光的利器,此时却在两只玉足下变形、发红,可是如果仔细看,会发现地上女生的乳头竟然硬了,双腿之间也一片湿润。

坐在床上的女生也发现了这个秘密,嘲笑的说道:「贱货,又湿了啊,去把我的高跟鞋拿来。」

地上的女生正准备起来,却感到踩在胸部上的脚,不仅没有移开反而加重了力量。

「哼,贱货,就知道想自己爽,忘了规矩么。」坐着的女生冷冷的说,用脚趾用力夹住了一块乳肉,往一边扭着。

地上的女生忍住了乳房上嫩肉的疼痛,用两只手捧起一只脚,送到嘴边,吻了一下,说:「求妈妈让女儿去拿高跟鞋。」

坐着的女生这才抬起了脚:「贱货女儿,真乖,爬过去拿吧,就拿今天早上穿的那双黑的吧。」

等女生把高跟鞋拿了过来,自称「妈妈」的女生把一只脚的脚尖向上立在毯子上,然后说:「自己知道怎么做不,快。」然后拿起了一边的DV机,打开了电源。

这次,清秀的女生没有忘了说话,顺从的对着镜头说:「贱货女儿求妈妈给女儿快乐。」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清秀的女生慢慢蹲下,镜头也顺势移到了她的下体,竟然是白虎,阴唇颜色不错却已经不是原本的粉红色,不过也不像滥交后的黑色。

只见她慢慢剥开阴唇,然后在鄙视的眼神的注视下,把地上的脚,塞入了阴唇里。

估计如果有男生在场会当场射出来,多么变态却刺激的画面——一个美丽的女生光着身子,自己把同性的脚塞入了阴道。可是下面的画面却更让人吃惊,只见她慢慢的往下坐着,半只脚消失在了她的下体,然后她开始上下套弄着,嘴里也发出了阵阵呻吟声。很难想象她的阴道竟然容纳下了那么大的东西。

「贱货,别忘了手上的鞋。」坐着的女生一边把镜头拉远一边说。

地上的女生的脸红了一红,手上的动作却不敢停下,竟然把两只鞋的鞋底放到了白皙的乳房上擦着,很快,乳肉上就是一片黑色。身体仍然在套弄着下体的脚。

「别只顾着自己爽,按昨天教你的,弄点声音出来。」

地上的女生咬了咬牙,下面的事却更让人感到不可思议——她两只手各拿一只鞋,然后开始用鞋底在自己乳房上抽着,发出了啪啪的声音。

在下体的套弄和乳房的疼痛的刺激下,地上的女生很快达到了高潮,瘫软在了地上,坐着的女生抽出脚,把脚上的淫水在地上女生的长发里擦了擦。

「别躺着了,快去用洁尔阴洗洗,别弄出病来以后脏了我的脚。」

(一)

一搬出学校,我已经大二了。

自从离开了家,我来到了F市的这所大学,心底被周姨带起的淫虐欲望,在这里被释放了。暴露,自虐更是家常便饭一般。直到有一天,在宿舍自虐式的手淫时,被回来的宿友发现,从那以后,我变成了她们两个的奴隶。(我们宿舍是四人宿舍,有个床位没人。)

在她们日益变态的玩弄下,我在她们眼里已经不能作为一个人的存在,也度过了耻辱却高潮迭起的大一一年和大二上学期。

前文那个清秀的女生就是我,已经二十的我,身高一米七六,身材苗条。美丽的脸庞和挺立的胸部,原本是美丽的我的资本,现在却成了宿友羞辱和玩弄我的道具。

那个女生则是我的宿友之一张丽,她也不是F市的,不知道她从哪学来那么多羞辱人的方法和另一个宿友王芳一起让我陷入淫虐的世界不能自拔。

当然,在她们的要求和我的自虐过程中,我有时也会被人发现,从而我同时也被其他人当作奴隶使用着。

我的处女,也在大二刚开始的一次意外里失去了,那次意外直接导致我多了一个主人,而那个主人,行为更变态,在她的教导下,宿友也配合她开始了更变态的调教。

我自此也成了一个变态的女人,阴道可以容纳下一个拳头,甚至有一次,张丽还把指头伸入我的子宫里过。至于她们的排泄物,我也从开始尝到一点就吐,到了现在可以勉强吃下肚子,并且可能在那个过程里达到高潮。

总之,我现在已经不算是一个正常人了,我也想过离开这里,去过正常人的生活,但是到底是她们手里的影片和照片的威胁让我没有离开还是因为我自己已经离不开这种变态的生活,我离开这里只限于思想,而且这个思想已经慢慢的变淡。

幸运的是目前的三个主人,并没有打算公开我的变态行为,在人前也过着和以前一样的生活,只是在背后调教着我。

……

王芳请了假回家去了,宿舍里就张丽一个。

她相貌平平,也没有男朋友,外面的活动也少,基本上完课,就回来上网和调教我玩乐。像前文那样用她的脚自慰,用她的高跟鞋抽打乳房自虐已经是很平常的。

这一天,下了课,张丽如同往常一样,一回到宿舍,就脱下了穿了一天的短袜。

「贱货,过来。」

我刚进门就被张丽叫唤,一时紧张,竟然忘了锁上门就走了过去。

张丽把袜子递给我,然后就那样看着我。

我红着脸把袜子揉成一团,然后塞进了嘴巴,这是她们两个的规定,进了宿舍必须先把袜子含到嘴里半个小时,美其名曰帮我清除口腔异味。

张丽的脚并没有多大味道,王芳的脚却是很臭,第一次送到嘴里时我甚至还吐过。

张丽看着我鼓鼓的嘴巴,嘲笑的说:「贱货如今很熟练了么,这么漂亮的女生自愿当这么贱的奴隶,说出去的话,会有多少人肯相信啊,哈哈。」

已经习惯了这些羞辱言语的我,用鼻子呼吸着,嘴巴里满是皮革和淡淡的脚臭味,正准备跪下脱衣服,这也是她们的规定,到了宿舍必须先脱光,有人来的话我就躲到卫生间去。

我正准备跪下,突然隔壁的同学没敲门就进来了,我下意识的一回头,那个同学奇怪的文我:「小蝶,你嘴里是什么啊,那么鼓鼓囊囊的?」

我一边在心里骂自己怎么忘了锁门,一边不知道怎么回答。

还好,张丽反应挺快:「小蝶最近牙齿疼,现在含着一嘴的药水呢,说不了话的。」

我连忙配合的点头,那个同学「哦」了一声,借了剪刀然后回去了。

我赶紧去锁上了门,张丽走到我面前:「跪下!」

我知道我犯错了,我们都是不愿意被别人发现我们这种关系的。

惩罚过后,我就脱光了继续做张丽的脚垫,直到她上完网准备睡觉时,先用牛奶帮她洗了脚,然后她去洗澡,我把她洗完脚的牛奶用杯子灌起来留着第二天喝。

过了几天,王芳回来了,她听说了我差点被发现的事情,于是找到了我另一位主人,商量了一下,然后回到了宿舍。

一进宿舍,我就锁上门,跪到了宿友的面前。

「啪!」王芳先给了我一耳光。

「谢谢主人的耳光。」

「前天你差点被发现吧,我们也不想被别人发现我们这种关系,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是在宿舍里我们收敛点不再做这些事情,一个是你出去租个房子,我们晚上住到那里,那里会给你更好的调教。怎么样,自己选吧。」

我愣了下,如果我选择继续在宿舍,也许她们会收敛点,不会再对我做过于变态的事情,如果住出去的话,也许她们的调教会更加变态。

可是想到这一年来她们对我做的事情让我得到的快感,我犹豫了。

王芳脱下鞋,把脚踩到我头上,高傲的说:「如果住出去的话,我们会让你个贱人更爽,我猜你应该愿意出去的吧,就这样了,就这几天,出去租个好点的房子。」

她说完后脚下用力,把我的脸踩进她刚脱下的鞋子里,根本不给我说话的机会。当我闻到鞋里那浓厚的臭味时,我的大脑也停止了思考。

「出去就出去吧,反正现在她们已经不把我当人了,出去的话应该也不会比现在过分吧。」我自欺欺人的想着,其实我心底也暗暗期待着出去后她们对我的调教。

几天后,房子找到了——离学校不远的一个小别墅区,里面居住的人不是很多,坏境也不错,两名主人看了也很满意,当然房租是我付,不过我父母给我的生活费很多,我的私房钱也不少,基本和在学校没什么区别。

唯一不同的是,也许,以后我的生活会更变态,当然也许是更精彩。

***********************************这一篇主要是给主角一个从学校搬出去住的理由,下一章开始将写主角在别墅里的调教生活,口味会很重。希望喜欢的朋友期待。***********************************

前编概要:我,孙小蝶,在高中时被保姆周姨挖掘出受虐的天赋,刚进大学不久就沦为同宿舍的王芳和张丽的奴隶。为了更好的调教我,她们让我在外面租了一个房子。***********************************

(二)

(上)

房子租好了,要搬的东西其实并不多,因为我们有部分时间还是会在学校宿舍里度过,比如在下午有课的时候,我们中午就会在宿舍休息,有时为了第二天早晨的课,前天晚上也会在宿舍度过。

这天下午,我把要搬的东西全搬到了刚租的房子里,说来也巧,这片别墅区其实刚建不久,在邻市工作的房东买了一个两层的小别墅给她的母亲,谁知道她母亲在外面摔了一跤,老人么,骨头不是那么坚硬了,这一摔摔出了很多毛病,房东为了方便照顾她母亲,把她母亲接到了邻市的医院。

房东把她母亲接走了,房子自然就空了下来,因为是新房子,所以房东虽然有租出去的想法但是新房子么总不至于随便就租出去,只通知了几个熟人,让他们看看有无熟人要租房。

说来也巧,我在F市的一个网友知道了我要租房,于是帮我介绍了过去,房主不是很缺钱,主要就是看着房子闲着也是闲着,看了我是个女生,衣着也很干净,还到学校看了看我的宿舍打扫的如何,然后就租给我了。

一个两层的小别墅,里面家具也挺全的,房主只交代我别搞坏东西,别乱带人来房子里就可以了,房租也不算很贵,只不过合同里写好了如果房子啊家具啊有损伤的话我得赔偿。

枝节问题就不多说了,前面说到我把三个人的一些东西搬到了房子里,整理好了三间卧室,剩下的就等她们两个过来了再说了。

周末到了,她们准备下周就搬过来,两人都出去了,一个回家,一个到邻市找朋友玩去了,只剩下我一个留在宿舍,我干脆去了租的房子里看电视去了。

看了一会儿,还是无聊,我便在房间里乱逛着,随便在张丽叫我帮她帮来的一些乱七八糟的音乐CD里翻着,突然,翻到了一张没有封面的光盘,好奇之下把光盘拿出来走到客厅里放进了DVD机,竟然是另一个主人调教我的时候录下的视频,而且竟然是主人帮我破处的时候用我的DV机拍下的!

我脸一下子红了,虽然我告诉了张丽和王芳我的处女被另一个主人夺去了,但是怎么夺去的我一直没仔细告诉她们,她们也没多问,谁知道她们竟然在视频里看到了我那变态的破处仪式和我被破处时淫荡表现。

既然是我亲历的,我就没好意思看下去,把光碟抽出来,放了回去,但是,在看到视频那一瞬间所回忆到的那个破处仪式,却让我下体分泌出大量的淫液,我迫不及待的躲回自己的房间,在自己的新床上,用在网上买到的假阳具激烈的自慰着,舒畅的感觉充满了全身,脑海里不禁又回忆起了第一次遇到另一位主人和那个变态的破处仪式。

那是大二刚开学没多久,正值国庆黄金周的时候,从王芳和张丽发现我的秘密并把我当成奴隶一样对待已经过去了半年多,她们从网上学了很多新的侮辱我的手段。

国庆黄金周的前一天,大部分学生和老师都回家了,张丽也回了老家,王芳没有回去,并且也不许我回去,还好我父母也不会回来,所以我就留在了学校。

我心里清楚,王芳要求我留在这肯定没什么好事,很多凌辱的手段都是她先试验了然后教唆张丽一起,只不过这几天她想怎么对我,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国庆节王芳并没有什么大动作,只是锁起宿舍门,在宿舍里让我跪着伺候她上网,出去帮她买饭,和往常周末差不多。

国庆节晚上,王芳拿起一个包包对我说:「走,到学校里面转转看。」

我不知道她打什么主意,疑惑的跟在她后面,满校园的乱逛着。

对了,忘了说明,我上的是师范学院,当然不是很重点的那种,女生人数基本是男生的五倍了。接着说那天的事。

校园里空荡荡的,基本不见人,食堂、学校里的超市全部关了门。

逛完了校园,我们来到了老师的办公楼,王芳说:「走进去转转。」

同样的,办公楼里也是空无一人。然后到了实验楼,楼门前挂着大锁。教学楼里也空无一人。老师宿舍,学生宿舍也就那么几个宿舍像有人的样子。

保卫处倒是亮着灯,不过里面也就孤零零的坐着一个五十多岁的保安。

想想也是,学校人基本回家了,学校里也没啥特值钱的东西,保安们当然也都放假了。

几乎是走完了整个校园,都没见人影。王芳和我来到了男生宿舍楼后的篮球场。

抬头看去,男生宿舍一片漆黑,没有灯光,窗户都是光着的,可以肯定没有男生留在学校了,因为这会十点多了,平时是十一点关校门,今天门卫偷懒,我们刚才路过的时候看到学校大门已经紧锁住了。

刚才已经来过了这里,王芳这时又把我拉到了这里,并突然停住了。

「把身上衣服脱了。」王芳冷漠的对我说到。

我吓了一跳,虽然这里空无一人,但是从来没有在学校裸露过的我,此时也不敢脱衣服。

「可以回宿舍么,芳姐,求你了,在这万一被发现……」

「别废话,你不是和我在学校转了一圈了么,那有多少其他人啊,这会儿都十点了,再不脱的话过会我把你脱光了绑在这儿到早上。」王芳一点都不留情。

不知道她从哪儿学来的手段,也不知道她从什么时候就开始策划这次行动,只知道如果我不赶快脱掉,她真的会把我脱光了扔着到明天早上。

其实说脱光,也没几件,除了内衣,外面我就穿了一件小背心和一条短裙。

我犹豫的脱下了背心和短裙,站在那看着她。

「听不懂么,我说脱光,鞋也脱了。」

很快,衣服和鞋到了她的包里,她从包里拿出了一件东西,竟然是狗链!

「漂亮不,前阵子我回家从家里带过来的,本来是我家里养的小狗用的,现在送给你了。」

「不。」我有种想逃跑的欲望。

当初周姨虽然多多少少的调教过我,也用网上学来的手段虐待过我,也让我裸露过,最后一次的调教也很变态,但是她还没变态到不把我当人。

王芳和张丽在大一下对我的调教也只限于舔她们脚,吃她们的剩饭和口水,最过的算是帮她们口交,甚至我的阴部她们都没怎么玩弄,因为我还是处女,她们也没想这么早就让我失去处女。

王芳要我在学校裸露已经是第一次,现在她竟然要让我带上狗链!

「不带么?你不就是条母狗么,只不过以前没把你当狗养而已。」王芳嘲笑着。

「不,我不要做狗。」我向后退着,躲着王芳送过来的狗链。

「不想做狗?」王芳脸沉了下来,「那算了,我回去了。」

什么!我的衣服在她包里,她回去了我怎么办?

我赶紧上前拉住了她:「别把我扔这儿,让我穿上衣服,我们一起回去好不好?」边说边跪了下去。

王芳没有回头的说着:「衣服不可能给你,要么你就这样回宿舍,要么带上狗链。你自己看着办。」

虽说现在学校基本空无一人,但是一旦被发现,我就别做人了,我几乎要哭了出来:「我带,我带,求求你,别扔下我一个。」

王芳回过头,问:「你愿意做母狗了?带上狗链可就是母狗了哦。」

我犹豫了一下,王芳作势离开,我赶紧拉着她:「我愿意,我愿意做你们的母狗,只不过求你们别告诉别人。」

「我们告不告诉别人不用你管。」听到着我心一下子提了起来,但王芳下面的话却让我放心不少。「但是只要你听话,我们就不会告诉其他人的。」

「我听话,我听话。」我急忙表态,反正都被她们奴役了半年了,也不差这点了,何况刚才一丝微风出过,我感觉到双腿之间有丝丝凉意,竟是已经流出了点点淫水。

「真的么?」王芳从包里拿出了狗链和一部DV。

我疑惑着看着她,「放心,录给张丽看的,不会流出去的,流出去别人也会以为我们变态的,不是么?」

她把狗链递给我,把DV调好对准了我,我正准备把那个粉红的脖圈套上自己的脖子,王芳叫住了我。

「作为刚才你不听话的惩罚,对着镜头说是你自己下贱,要我让你自己带上狗圈的。」王芳笑着说。

我知道那是借口,不过现在能怎么办呢?

扭曲了心态的我,对着镜头把项圈举到了面前:「我,孙小蝶,是个下贱的女人。现在求王芳主人让我带上项圈,做王芳主人和张丽主人的母狗。」说完,把项圈带上了自己的脖子,用上面那个精致的小锁锁住,然后把链子的另一头和小锁的钥匙交到了王芳的手里。

然后我就像真正的狗一样四肢着地,伏在王芳面前。做完这一切,我感觉到阴部分泌出的淫水,湿润了整个大腿根部。

王芳小声笑着:「贱狗,来,让主人遛遛。」说完拉着狗链另一边的我,在篮球场上缓缓的走动,我就跟在她后面爬着,王芳手里的DV也忠实的记录着这里发生的一切。

转了一会儿,估计王芳觉得今天晚上也差不多了,她蹲下来,把链子一圈圈绕在了我的脖子上,拍了拍我的脸说到:「今天最后的一个任务,在十分钟之后到宿舍报道,不然今天晚上的视频可能会流出哦。」

我正在思考,虽然这里离我们宿舍比较远,别说十分钟了,就是三分钟到达应该不是多大的问题吧。

还没想完,突然停到一阵远离的脚步声,抬头一看,王芳竟然跑了!

天啊,原来她竟然要我就这样光着身子,脖子上套着狗圈回到宿舍,我赶紧向前追着,却发现自己竟然是用爬的,没时间责怪自己,站起身,却发现王芳已经消失在夜色里,然后看到她的夜光电子表放在地上,拿起来一看,上面是个倒计时,现在只剩9分钟!

我该怎么办!

***********************************下一章神秘的第三位主人即将出场,破处仪式即将揭秘,希望支持的朋友继续期待。***********************************

我,孙小蝶,在高中时被保姆周姨挖掘出受虐的天赋,刚进大学不久就沦为同宿舍的王芳和张丽的奴隶。

为了更好的调教我,她们让我在外面租了一个房子。房子租好了,我一个人在房子里自慰着,想起了去年国庆时期的事情。***********************************

(二)

(下)

王芳给了我十分钟来完成一个任务,而这个任务竟然是一丝不挂的从学校男生宿舍楼后的篮球场跑回原本走路需要花五分钟左右才能达到的女生宿舍。

天啊!我站在原地不知所措,不过很快我就回过神来,时间只剩八分钟了,再不快的话,天知道王芳又会用我迟到的理由来怎么玩我。

我快步走过篮球场,蹲在男生宿舍墙边探头看了下,路上仍和来时一样,一个人都没,我咬咬牙,冲了出去,一路跑到了女生宿舍楼下,可以看到楼下的阿姨房间里还亮着灯,这下我愣住了,从宿舍门进去的话,肯定会被发现的,怎么办!

我顾不得脏,躲到了一边的草丛里,从那里观察着阿姨房间里的动静,突然看到她拿着杯子走到了里间,我赶紧冲进了宿舍,然后猫着腰躲到了楼梯下的角落里。直到蹲下,我才松了一口气,还好没被发现。

我一边平息着呼吸,一边看了下表,只剩下三分多钟,我的宿舍在三楼,刚才在外面看,三楼零散有几间房有灯光,二楼的估计全回去了,没灯光。我定定神,轻手轻脚的猫上了楼梯,还好国庆节学校宿舍人很少,所以楼道灯都没开,黑暗暂时给了我一丝安全感,同时越体验到了暴露的刺激。

刚才为了躲阿姨没注意,现在走在空无一人的楼梯上,宿舍也快到了,我这才发现,两腿之间不知何时竟然一片湿润,我伸手摸了摸下体,不经意间触到了阴唇,身子像过电一般,我着魔一般停了下来,把一只食指缓缓伸进了阴道里。

我平时很少碰自己的下体,主人知道我是处女后,在过去的半年里也未曾过多的动过我的阴部。食指很快碰到了那层肉膜,我没有再深入,但是仅是这样,我就感到双腿发软,高潮的感觉又要到来,而这次似乎要尿出来了一般。

楼道里一丝微风吹过,我突然醒悟过来这里是学校宿舍的楼梯上,而我此时一丝不挂的站在这用自己的手指插着自己的阴道,我手一下子缩了回来,脸上像火烧一样。

「我怎么会这样!」我一边责怪着自己,一边把手指在身上胡乱的擦着。我不敢深想我到底是怎么了,我怕得出我心里最害怕的答案。我一直认为我的所有行为是在周姨和宿友的逼迫下才那么做的,至于以前的那不成熟的自慰,则被我扔在脑后。而此时我的行为,我身体得到的快感,我就因为脱光了走过了学校,手指轻轻的抚摸下阴部就快高潮了,莫非……我不敢再想下去。

我看了看表,糟了,就剩一分多钟了,我暂时把所有念头扔到了脑后,我继续走,来到了三楼,我停住了,刚才在楼下看了下,三楼还是有人在的,不过探头看去,楼道里漆黑一片,只隐约从几间的宿舍门缝里透出一点亮光,看来所有门都是关着的。

时间不多,我硬着头皮走到了我的宿舍门前,一拧把手,门竟然是关着的!

怎么办,我一丝不挂,除了脖子上的狗链什么都没有,但是此刻敲门的话,万一别的宿舍有人正好在门后,说不定会开门看看什么人半夜敲门,那时候我光着身子戴着狗链的事情就要曝光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手机械的一次又一次的拧着门把手,如果王芳在宿舍,她应该能听到门的声音来帮我开门吧,我安慰着自己。可是当我把头低下,发现我们宿舍的门缝下,竟然是黑的,没有光,难道王芳竟然没回宿舍?

这时,我竟然听到隔壁的宿舍传来了嬉闹声,似乎是一个女生在追逐着另一个,而且声音越来越靠近。

那是别系的一个宿舍,她们宿舍经常嬉闹,而且,而且经常闹到走廊上!

声音已经靠在了门后,甚至可以听见她们宿舍门在里面人嬉闹的时候碰到的声音。

我大脑一片空白,完了,这下要被发现了,我似乎听到了校长在全校大会上宣布开除我的声音,见到了曾经的同学投来的鄙视的眼光,看到了父母失望不解的神情。

对面宿舍的门发出声响,可以想象,是一个人要开门而另一个人在拉着她不让开,笑闹声仿佛就在耳边,我腿一软,感觉双腿间一股热流,就在我快瘫坐在宿舍门前的时候,我们宿舍门开了,一只手伸了出来,迅速把我拉了进去关上了门。

我靠着背后的门坐了下去,抬头看到了王芳的脸,竟然感到了一丝亲切和感激,完全没想到我现在的处境是因为她,我一下子抱住了她的腿,哭了出来。

王芳本来略带歉意的表情在我抱住她腿哭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即像明白了什么,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不过王芳很快踢开了我,因为她穿着拖鞋的脚碰到了我的腿,感觉到了那边的湿润,她一看之下赶紧踢开了我。

「骚货,怎么尿出来了?」王芳的语气里带着鄙视和恶心。

「我……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也是刚知道,我刚才感觉到的那股热流竟然是我的尿,我在自己的宿舍门口失禁了。

王芳并没理我,而是发现新大陆一般低声笑了起来:「哈,我刚才还以为你是因为被吓到了才尿出来的呐。」

难道不是我,我疑惑着,不过王芳很快给了我答案。

王芳蹲了下来,抓起我的头发把我的头拉到她的脚边:「贱人,你的尿怎么会是这样呢?」

我低头看去,发现她的脚趾上连着一丝粘液形成的丝线,连到了我的腿上,我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下体,我的阴唇上一片潮湿,很明显的看出不是尿液,而是有粘性的液体!

王芳不是处女,我也曾经手淫过,很快便分辨出那是高潮后分泌的液体!

我,一个处女,一丝不挂的在宿舍门口,没有任何肉体接触的情况下,在被人发现的情况下,竟然高潮了!

「真是个贱货,这样都能高潮,我还以为是我做过了,看来你很喜欢这样是吧?」

「没有,我……」我企图找出别的理由,但是,我很悲哀的发现,我找不出理由。

「你什么你。」王芳用手指在我阴唇上点着,拉出一丝丝的粘液。「自己看看你那恶心的地方。」

我心里一阵悲哀,我的下体在她们的命令下,剃光了毛毛,嫩嫩的阴唇呈现粉红的肉色,从我看的A片里来说的话,算是很好看的阴部了,在王芳的嘴里竟然是个恶心的地方。

王芳转身拿来DV:「来,对着DV说出你晚上的行为,记得说真话哦,不然……哼哼,她们好像闹到走廊上了哦,宿舍里突然多了个裸女,我会吃惊的大叫的。」

我明白她的意思,这样的拍摄,我已经做过很多次。

「我叫孙小蝶,今天我……」说到这我犹豫了一下,下面的话说出来的话让我难以启口。

可是看到王芳的眼神,我知道如果不继续说,她真的有可能大叫有裸女的,而且我都被她们拍了那么多视频了,再多一个也无所谓了,既然下了决心,我就按以前的套路不再结巴的说了下去。

「今天,是国庆节,我特地留在学校,还要求同宿舍的王芳配合我在学校裸露,光着身子在学校奔跑,而且我还自己给自己带上了狗链,并且在自己的宿舍门口高潮失禁了。我就是这么下贱和淫荡,希望王芳主人收留我这只母狗。」

王芳满意的拍了拍我的头,关掉了DV:「去洗洗身子吧,顺便把门口打扫下,臭死了,我先睡了。」

国庆的第一天就这么过去了,接下来的几天里,王芳继续着她让我裸露的游戏,甚至有一天让我在白天就在教学楼里脱光了转了一圈。

十月四号,学生们回来的时间差不多快到了,这天下午,王芳让我脱光了衣服,在事先侦察好没人的教学楼里,牵着套在我脖子上的狗链,在最高的一层走着,我是用爬的,王芳说这叫遛狗。

第一次被当成狗来遛的时候,我还是有点反抗的,不过在王芳的威逼下,我还是妥协了,而且第一次结束的时候,我下体湿的一塌糊涂,虽说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但是却也默认了这种羞辱给我带来的快感。

不过前几次我们都是在夜里进行这种遛狗的行动,今天,王芳却提出了在白天,我一边犹豫着,心里却有另一种声音诱惑着我尝试这种更危险的行为,来体验更大的刺激。

我们先在最高的一层行动着,这一层就算是平时,也没多少学生上来,于是我们也放心大胆的在这一层里晃悠着。

来回几次后,王芳也感到无聊了,于是她想出了个新点子。

王芳弯下腰,乘我不注意,摸了摸我的阴部,然后把手凑到我的面前故作吃惊的说:「哇,今天湿的比前几次还要厉害啊,小蝶,你真的是太……哎。」

我羞的满脸通红,我自己也感觉到了双腿之间湿的确实比前几次厉害,甚至瘙痒起来,而且每次王芳叫我名字没有羞辱我的时候,就说明她心里肯定没想好事,可此刻我想到了这一点,下面却更加湿润了。

「算了,姐姐疼你,下面很痒是吧,来,跟我走。」说完,牵着我走到了厕所门前。

「去,进去男厕所,自己让自己达到高潮,到了我们就回去,不到的话你自己留这吧。」

说完,扬了扬手里装着我衣服的小包,然后拿出了DV,自己先走到了男厕所门口。

我犹豫了一下,但是想到这是假期,何况这层楼平时都没人,更重要的是我确实想好好的发泄一下下面的瘙痒,缓慢的向男厕所爬了过去。

王芳得意的笑了,先用DV拍了拍男厕所的标志,然后靠着门边,把一只腿抬起,撑在了另一边。

「呀,小蝶,怎么脱光了在地上爬啊,这是要干嘛去?」王芳假装吃惊的问道。

这都是老套路了,我习惯的回答道:「王芳主人,我是您的狗,求您让母狗进男厕所手淫吧。」然后没等王芳说话,就低下身子,作势要从她胯下钻过。

王芳愣了下,她其实只是想拦我一下,没想到,我竟然下贱到愿意从她胯下爬进去,她脸上露出了鄙视的笑容,不过也没再为难我,只是把这一段都拍了下来。

我爬进了男厕所,正如我想象的那样,厕所很干净,毕竟基本没人上来么,王芳要求我坐到两个小便器的中间,一边自慰,一边伸出舌头舔小便器,急于解决下体瘙痒的我根本不去考虑太多的问题了,按着她的指示开始了激烈的自慰。

说是自慰,其实为了不弄破我的处女膜,只是大力的摩擦外阴唇和用手指在阴道前部用手指自虐一般的摩擦。

很快我沉溺在了这种自慰的快感中,虽然阴道内部还是瘙痒,但是为了不破坏我自己的处女膜,我加大了手上动作的力量,甚至在我细嫩的阴唇上揉掐着,然后用舌头在小便器外侧扫着。当然这一切都如实记录到了王芳手中的DV里。

在我头部的转动下,我突然似乎看到对面没关上的厕格里有个黑色的东西,看上去竟然像是女人的内裤,我正准备看个清楚,王芳走了过来,她一边笑着一边说:「我来帮帮你。」

然后乘我不备,脱掉拖鞋,把光脚踩到了我的阴部,然后用力的向下踏着,还扭动着。

阴部传来的痛楚虽然瞬间传遍了全身,却让我阴部内里的瘙痒减轻了不少,再说我刚才手里的动作也不比这轻多少,也许这就是受虐的体质。而被别人的脚踩在女人最私密的地方的快感,却让我隐约快到了高潮。

突然,眼前似乎闪了几下白光,我睁开眼,却发现门口站着一个人拿着手机对着我们,刚才的白光就是手机相机拍照的闪光灯!

王芳刚才只顾着拍摄和折磨我,而我沉溺在快要高潮的快感中,竟没发现门口有人!

王芳吓的把脚缩回去,缩回去的时候脚底却不小心在我阴部上狠命的一蹭。阴部传来的痛楚,被同性脚踩的羞辱,被人发现的恐惧,一下子全冲到了我的大脑里,只觉得阴道里一阵收缩,竟就这么高潮了,伴随着高潮的是失禁的快感。

我闭上眼睛,只感到白光又闪了起来。「拍吧,反正都已经被你发现了。」我自暴自弃的想着,然后完全放松了下来去体验这次的高潮,到了最后,心神不知道已经飞到哪里的我,竟然睁开眼睛对着门口的镜头,用手在完全湿透的下体摸了一下,然后把一根手指放进了嘴里,品尝着自己下体的味道,顺着自己高潮完后的快感笑了笑。

(待续)

***********************************第三位主人呼之欲出,到底是什么身份?是男是女?下节见分晓。

希望希望的朋友继续期待下节和提出意见。

错误已修正,谢谢三楼的朋友。***********************************

相关小说

© 2018 好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广告联系: www269la@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