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同学大姐的一夜情

字体: 特大 | | |

Queening humiliation at home

我的大学同学的姊姊是两个孩子的妈了,虽然身材有点走样,但是亲切带着些开朗的性格还是很容易让人喜欢她。

而我在外地当兵,回家总是有些不便,还好他们家都还肯收留我让我借住。后来搬了新家后是栋4层楼透天厝,我同学只有一间房,其他要拿来作民宿,而大姐一家人周末会来整理房子,每次看到大姐穿着短热裤露出大腿打扫,我就心跳不止,我每次都在梦想着大姐柔嫩的身躯被我抱在怀里,跨下的肉壶被我抽插,淫水沾满我两人的下体,然后在欢娱的叫声中一起高潮。而我同学在北上工作之后常常是我一个人住,所以有时我会故意在他们来之前躺在床上好像在睡觉,然后露出勃起的肉棒,就我偷偷观察,有时大姐还会三不五时的欣赏一下。

这个礼拜我又来借住,只有我一人所以闲来无事就来翻箱倒柜,因为我想虽然已经有两个孩子,但是壮年夫妻一定还有性欲,而这怎么说也是自己的房子,就算夫妻俩在这里做爱也是合理的。翻来翻去,真的被我在一个小纸盒里翻出4个保险套,其中2个还写着‘三倍粗颗粒套’,而且还有一个羊眼圈,看来两夫妻的口味还挺重的。

我拿起羊眼圈套在自己已经勃起的肉棒上,幻想跨下的大姐被我征服,摆动着淫荡的腰杆发春,而我则是抓着浪臀猛力冲刺,随着手的速度越来越快,我下流的幻想喷发而出,在地上延伸到远方。

第二天下午我出门吃饭,回来时发现我忘了带钥匙,还好有带手机;我赶紧拨给大姐请她帮忙,大概15分钟后,大姐一个人骑着摩托车过来了。我跟在她身后,看着她硕大的圆臀摆动着,进了门之后我不知道是着了什么魔,竟然开口小小声说了一句:‘羊眼圈…’

大姐有点惊讶的转身问我:‘你说什么?’我赶紧说:‘没有。…’

大姐也没说什么就先上楼去我同学的房间了,我跟着上去,走在楼梯我才想到我还在用电脑看A片,可是大姐已经进房间了;这时候我想:‘算了!就看看大姐是不是真的需求这么大,搞不好我真的可以有机会上她…’

我一进去片子正在最精采的地方,淫乱的女优正被三个男人前后夹攻,小嘴、淫穴和肛门都被塞的满满的,这也是我最喜欢的画面,我大概过了1分钟才进去,大姐正看得有点出神,一看到我才赶紧转头说:‘有空看着个怎不去交个女朋友。’我笑着说:‘我比较喜欢大姊姊啊!’

她笑着说:‘那我就是喽,呵呵!’我突然上前搂着她的腰说:‘如果是大姐你,我当然愿意。’她惊讶的说:‘你在干什么?’我回说:‘我想干你啊!大姐,你也看过我的老二好几次了吧,而且你们夫妻俩还用羊眼圈在玩,何不换个新口味呢?’

我一边说一边抓着大姐的手紧贴我的跨下,勃起的肉棒有着明显的脉动,我搂着腰的手往下滑,在大姐柔嫩的圆臀上柔捏,电脑里的女优这时候已经被干到高潮了,淫荡的叫声在整的房间里响着。

Queening humiliation at home

大姐这时内心的交战在她的大眼睛里被我看得一清二楚,看到A片后她的淫心已被挑起,而我言语的挑逗就像扇风点火,最后的一抱简直就是火上加油,紧贴我肉棒的手早就开始轻轻的抚摸,柔软的巨乳也贴上我胸,翘起圆臀让我大力的揉着,终于大姐放弃了人妻的矜持,从丰满的红唇吐出一句关键语:‘那..就交给你了…’说完一瞬间,大姐的脸变得娇红,害羞得把脸埋在我胸口。

我二话不说马上把大姐推倒在我同学的床上,然后趴在她身上亲吻她的丰唇,一阵忘我的亲吻后我开始向下移动,伸出舌头舔大姐的粉颈,轻柔的脱掉大姐的上衣,从上半身开始,我的舌头舔过每一吋肌肤,大姐的肉体就像我想像的一样,充满脂肪的肉体是如此的柔嫩可口,散发着淡淡的肥皂香,脱下裤子后我的舌头从淫穴口蜻蜓点水式的滑过,先从我最爱的双腿开始,又亲又舔让大姐的娇喘渐渐的提高,我抬起大姐的双脚,把她擦着鲜红指甲油的十指一只只的吸吮干净,然后把大姐翻过身,从脚跟开始一路往上慢慢的舔。

在这一段时间里,我也把握机会脱光身上的束缚,勃起的肉棒和两颗睾丸在我避开圆臀直击腰际的时候从大姐的右脚跟登陆,我轻柔的摆动腰杆,让肉棒和阴囊摩擦大姐的腿,大姐并起双腿,让我的肉棒可以在双腿间的沟里游走,我把温暖的胸膛贴在大姐的背上,亲吻大姐的后颈,之后我轻咬耳垂,伸出舌头钻进耳朵里,把大姐搞的痒呵呵直说:‘不要这样啦,好痒喔。’

听到这样我再度转移目标,往大姐的双手前进,一样把十只手只舔得干干净净,连腋下都不放过,大姐惊呼:‘不要啦!那里好脏!’我头也不抬的说:‘没关系,我想知道大姐全身的味道。’大姐笑说:‘你哪学的这么多招式,还说你没女朋友。’

我离开腋下让大姐翻身,抱着她说:‘我真的没有女朋友啊!只是一直做好准备而已。’大姐笑说:‘好啊!原来你之前露鸟就是已经在勾引我了啊!’说完就在我屁股上用力一拧,虽然痛但是反而让我更兴奋。

我笑着回答:‘当然啦!我早就在猜大姐的身体一定像我想像的那样柔软,就像是布丁一样。’大姐嘟起她嘴说:‘好啊!原来你现在在嫌我胖!’我亲啄一下她的小嘴说:‘怎么会呢!有这么大又可口的布丁在我身边,我高兴都来不及了。’她娇嗔:‘没大没小,就只知道吃人家豆腐。’

我用舌吻堵住她的双唇,左手把她紧紧拥抱,右手在她的臀和大腿间滑动,轻柔的滑过大姐柔嫩的肌肤。

我离开她的嘴,大姐张着丰唇大口喘气,口水从嘴角流下。我则是往下爬,把脸塞进大姐浓密的黑森林。我拨开浓密的树丛,森林深处的秘密洞窟里,晶淫的泉水满溢而出,把洞口附近的树林都弄湿了,黝黑的洞口里是艳红的肉墙。我伸出舌头在洞口轻轻的滑过,不一会大姐已经快忍不住了,按着我的头哀求着:‘不要只在外面,快舔我的屄啊。’真不愧是人妻,浪起来可是不同凡响。

我开始舔弄洞口的钟乳石,而钟乳石也迅速的膨胀变大,上面来沾满晶亮的泉水,我的手指插进洞里探索,很快的就被我找到水脉了,情欲的泉水奔腾而出,沿着黑森林的暗沟流到山谷背面的暗门,大姐的黑森林面积很大一片,就连双臀间的暗门边也是浓密的一丛,人家都说毛多人淫荡,我想想还真是不错。

大姐被我逗得快要受不了了,淫荡的腰不停的扭,嘴里喊说:‘别玩了,快来干正事啊!’我说:‘没问题,这就来干正事。’

Queening humiliation at home

我抓着早就硬到快要爆炸的肉棒,瞄准洞口后二话不说直捣黄龙,15公分一竿到底。大姐嘴里娇喊了一声。但我不急着动,再怎么说这也是我首次实战,虽然早就已经经过千万次的演习,但实战的感觉可不是演习可以比拟的,我照着网路上说的,又亲又舔就是不操屄。可是大姐的肉洞居然像是吸盘一样,竟然配合着大姐的呼吸一松一紧,像是章鱼一样的抓着我,大姐媚眼如丝盯着我,还伸出舌头舔着艳红的双唇挑逗,我想这样下去一定一下就玩完了,我决定使出奇兵。

我伸出我的右手开始按摩大姐双臀间的暗门,果然肉棒的压力变小了,但过一下子又回复原样,我心想:‘不愧是身经百战的人妻。’我只好再加重些力道;就这样一来一往了好一阵子,整只手也被大姐的泉水沾湿了,使用最后大绝招的时机来了,我中指一用力就闯进后门,这一下让大姐分了心,虽然肉洞里的压力有增加,但是大姐现在没有办法用它来压榨我的肉棒,我的手开始抽插大姐的后门,而大姐的弱点也是这里,她抓着我的手想要拔出来,那我就把手指深到深处一阵乱抠,这一下把大姐搞了一个高潮,双脚紧紧的夹着我,我看机不可失,手指不停而肉棒趁这时开始操屄,把大姐干得大声浪叫。

真女人的叫声A片根本比不上,大姐的叫春浪到我骨子里去了,她的声音本来就有点嗲,而叫春时可不得了,又骚又浪还很大声,连楼下都传来大姐叫春的回音,我也不管隔壁会不会听到,趁着气势猛力进击把大姐干到高潮。大姐弓着身体,又大又软的奶子又摇又荡,一声尖叫之后只能张着大嘴,而肉洞也开始紧缩,我就趁着这时吐口气,把特别积了1个月的精液爆射进洞窟深处。

射完之后我抱着大姐,两个人都不停的喘气,我的肉棒和手指还留在大姐身体里,我翻个身让大姐趴在我身上,淫荡的肌肤上满是汗水,大姐的身体随着喘气起伏着,我左手爱抚身体,嘴则不停的舔着她的脖子和耳垂。等到大姐不那么喘之后,我紧接着和她双舌交缠,吱吱啧啧的声音在房里响。

大姐离开我的唇后说:‘你真厉害,大姐已经好久没有这么美妙的高潮了。’我笑着说:‘谁叫大姐的身体这么漂亮,我只好拚命干啊,等等..这感觉是,没错,我的精液流出来了。啊..好爽..我又硬了..’原本半硬的肉棒又在洞里硬了起来,把肉洞塞得满满的,大姐赶紧说:‘等等啊!人家还在高潮,你这样我会受不了,快点..啊….’

我不等大姐说完又开始操干,而余韵犹存的大姐一下子又被推上高峰,没两下我就推开大姐,之后跪在床角把她翻个身,马上拉着她的腰,从后面进去,一切是这么快,让大姐高潮不致中断,我一边操屄一边叫着:‘太爽了,我最想要从后面干一个淫荡的女人了….’大姐被我干得腰都直不起来了,只能翘着圆臀被我冲刺,操干一阵之后我把大姐放平趴在床上,我贴着她的背不停的动,双手绕过身体抱着大姐,不停在大姐耳边称赞:‘好舒服、好爽、你真棒’等等,而大姐像是回应我一样的越叫越大声,床也被我门激烈的动作搞得乒乒碰碰响,整栋房子都是我两交欢的声音,我保证四周邻居都知道今晚有一对男女正在房子里疯狂的交配。

可能是因为我太亢奋了,就算大姐的肉洞紧抓着我的肉棒,我也一直没有射精,就连我自己也感觉来了两次高潮了还是一样,我感觉我们两个像是合而为一,我能清楚的感觉到大姐的心跳,而脑子里好像能听到大姐不停的说:‘还没!还不到时候!我还要!我希望更多,我想要抱着你,我想要抱着你一起高潮’,我马上起身翻过大姐在重新插入,速度快的像是光速一样,我两就这样紧紧相拥准备最后一刻的来临;终于再第三次要来的时候,我知道就是这次了,我像是用吼的叫着:‘我不行了…马上要来了…’大姐也嘶吼着说:‘来!给我吧!全部给我吧!我要你全部都给我!’

我紧紧抱着她,肉棒吐出更多更多浓浓的精液,满满的灌满肉洞深处,我还能感觉睾丸的精液不停沿着肉棒喷出,一股股浓稠的精液‘咕嘟咕嘟’得挤进了大姐身体里,就好像到最后连睾丸也会射出来一样。终于等到射精结束后,我吃力的撑起身体,而大姐还懒懒的钩着我的脖子,眼睛里满是千言万语。我转头一看时钟,已经快要9点了,从快7点大姐到这边开始,将近2小时内我就经历了我这辈子最美妙的时光,我突然想到一件事:‘大姐,你不用跟姐夫打个电话吗?’她惊叫一声:‘对啊!现在怎么办?’我说:‘你干脆说你今晚睡这边好了,这样我们就可以熬夜了,呵呵。’大姐捏了我屁股一下说:‘哼!整天就只想玩女人。’我笑着说:‘唉哟~大姐你人最好了,今晚就留下来陪我嘛!’我一边撒娇一边把头埋在大姐胸口磨蹭,大姐娇嗔:‘大姐我真是被你给吃得死死的了。’我只是笑而不语。

大姐拿起电话打给姐夫,说她骑车来的路上可能吹了点风头痛,今晚就先住这里,明天再回去,大姐夫念了她几句后也就同意了,挂上电话,我高兴的搂着大姐说:‘大姐最好了,我最爱大姐了。’大姐打了我一下头说:‘少肉麻了你。’我笑了笑问说:‘大姐,我们一起洗澡好不好。’大姐答应之后我们决定去其他地方洗澡,因为我同学房间的浴室不大,两个人会太挤。

我想去隔壁房间,因为有宽敞的淋浴间,还是半透明的毛玻璃,虽然是两个人在里面有点大,可是我总觉得在这种地方洗鸳鸯浴特别有气氛,我灵机一动,要大姐先进去,我则是先跑下楼去,转身回来时要给大姐一个惊喜。

Queening humiliation at home

当我冲回楼上时浴室传来水声,我满脸笑容蹑手蹑脚的走进去,看着毛玻璃里的身影,握着肉棒开始套弄,不一会大姐打开门要看我来了没,被我吓了一跳:‘搞什么!进来也不说一声!’她看着我手的动作问:‘你手在干吗?’我笑说:‘大姐,我自慰给你看好不好?’她好气没好笑的说:‘别玩了,快点进来吧。’

我抓着肉棒进去后关上门从后面抱着大姐的娇躯,两人一起站在大大的莲蓬头下,刚刚套弄后勃起的肉棒因为之前的操干而肿痛,但我还是低下身来把肉棒插进大姐双腿间摩擦,大姐感觉到肉棒上有个怪东西问到:‘你老二上面是什么啊?’她低头想看但是看不到是什么东西,想要伸手去摸时被我抱住,我要她猜猜看是什么,她笑着说:‘你一定去拿我老公的玩具对不对!’我笑说:‘是啊!待会让你是是看更厉害的。’

大姐笑着问:‘你刚刚还没够啊?’我搂着大姐在她耳边说:‘大姐你这么美,再多次也不够。’大姐回说:‘你姐夫的嘴也有你这么甜就好了。’我说:‘姐夫一定也很爱你啦!只是嘴巴上不说而已,可是..’大姐问:‘可是什么?’我奸笑说:‘可是现在正在爱你的人是我。’大姐听了笑了出来,浴室里回荡着大姐愉快的笑声。

我说:‘大姐我先帮你洗吧!’一边把手指伸进黑森林的洞窟里,随着我手指的抠弄,神秘的泉水又汩汩流出,流出之后随着身上的水被冲掉,抠着抠着竟然还有白色的黏液随着泉水流出,大姐惊讶的说:‘怎么还有啊?你怎么这么多啊!’我说:‘我还有更多呢!大姐你想不想试试看?’大姐笑说:‘别来了吧!大姐已经不年轻了,刚刚跟你这样搞就让我累死了,明天再来好不好?’我回说:‘好啊!那我先帮你洗干净。’

但我心里还有鬼,就像是在调情一样,我说要帮大姐身体擦肥皂,大姐说好后我就脱掉羊眼圈,接着在肉棒上涂上肥皂,再弄得满是泡沫,大姐问说:‘你这要洗哪里啊?’我回说:‘这里。’就拉过大姐的腰,把肉棒插入。大姐笑说:‘我就知道你要来这招。’我笑说:‘你知道还不阻止我,那就是还不够了。’大姐回答:‘这是最后一次了,大姐真的不行了。’

我说:‘好啦好啦,大姐你背对我好不好,我最喜欢这样子了。’大姐笑了回答:‘真弄不过你。’就转身把手称在墙上,撅起丰满的圆臀面对我,我把肉棒再次涂上肥皂之后站在大姐身后,拨开臀肉说:‘嘿嘿嘿,我来喽。’接着就把肉棒直接操进黑森林的后门里,潮湿纠结的黑森林摩擦着我的阴囊,而我的黑森林则是用力的磨着大姐的股沟,大姐转过头骂我:‘你怎么这样。’我把大姐压在墙上说:‘一下就好了,大姐你一定会爱上走后门的。’

我的肉棒在大姐的后门慢慢的进出,虽然大姐嘴上在骂,但是很快的声音变得娇柔,再转为淫荡,最后变成骚浪。我知道大姐已经习惯之后把她拉离墙壁,让我的肉棒可以更加深入进出后门。我从小小的动作慢慢转换成全进全出,每一次都是长行程的抽插,浴室的回音让大姐的叫春骚上加骚,荡上加荡,大姐浪叫着:‘好啊,再来,就是这样,还要,还要,啊啊啊’

我再从慢慢的操干渐渐加速,我两不停的称赞对方,声音也越来越大,我又可以听到楼下传来大姐的回音,就在我全速冲刺后,大姐只能握着双手趴在墙上喘息,我则是每一下操干都发出野兽搬的低吼,浴室里只有水声、喘息声、低吼声和我们肉体撞击时的‘啪啪’声不停的回响。

我们的高潮几乎同时到达,大姐叫着:‘啊啊啊,又要来了,又要来了啊啊’我则是大吼:‘大姐,大姐,我也要来了啊啊啊’在高低不同声调的尖叫之后,我第一次把精液射进大姐的后门。

结束后我两摊在浴室地上,热水打在身上,大姐喘着问:‘这次..够了吧..’我说:‘嗯..’拔出肉棒后,我看着大姐的后门流出黄褐色的浆液。大姐虚弱的问我:‘现在可以洗澡了吧?’我说:‘我来帮你洗。’接者让大姐躺在地上,然后再次把肉棒涂满肥皂插进后门,大姐已经完全虚脱,只能躺在地上任我摆布。我有时不动,让我可以把大姐洗干净,然后再操干个几次,大姐只能微微的呻吟,再加上轻轻的扭动,等到把我自己也洗好后,我再次冲刺,直到射出今晚的第4次。

Queening humiliation at home

我把两人擦干之后,直接抱到房间的床上,紧紧的抱着大姐柔软的身躯,很快就进入梦乡了。

我在早上9点多醒过来,全身酸痛又疲惫,但是还好姐夫还没来,昨晚他们约好下午会来,但我还是赶紧回我同学房间把大姐的衣服拿来,帮大姐穿好之后把她背下楼,放在他们家平常来时住的那房间床上。然后我就赶紧回去了,而再次醒来时姐夫已经来了,大姐也起床了,虽然疲惫,但是大姐的精神还不错,而姐夫也没有起疑。

那一天我整天都在床上死睡,直到隔天早上接到大姐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回去,我回说7点半要出发,电话另一头大姐的声音带着些许兴奋:‘那我中午过去。’将近12点大姐带着午餐来了,大姐一进门就把她的牛仔裤和蕾丝内裤给脱了,跨下的黑森林闪耀着光泽,接着扒掉我的内裤,把我的肉棒插进泉水氾滥的肉洞,我们就在客厅沙发上,大姐坐在我的肉棒上,两人用嘴互相喂对方吃饭,吃完之后把握大姐下午上班前的短短时间就在客厅里又干了一回,不论白天晚上,大姐叫春的声音都是又骚又浪,音量也是好像要震破窗户一样。大姐直到临走前才准我拔出我整个中午一直插在肉洞里的肉棒,接着直接套上内裤和裤子就出门上班了,关门前大姐还回头说一声:‘晚上等我电话喔,知道吗?’我说:‘没问题,随时开机。’大姐听了给了我一个飞吻后就去上班了。

晚上我整理好行李准备回部队,大姐在7点15左右来了,一进门就抱紧我拥吻,接着很快脱下裤子和内裤,内裤上还沾满着中午的余韵,我们在餐厅旁的小和室里,也就是我当初找到保险套和羊眼圈的地方再战一回,我们躺在垫被上,同一条被子也曾经躺过她们夫妻,只是男主人换了。大姐急躁的动着,似乎是怕离开的时间来到,这一次大姐没有大叫,只有不停的动着,晶莹的汗珠从额头滑下,大姐皱着眉紧咬下唇,大姐骑在我身上,我知道她一定腰酸背痛,但还是急切的希望得到我,我也开始摆动我的腰,水声和撞击声小小的回荡在房子里,很快的我们结束了,大姐趴在我身上,我看到她眼睛水汪汪的。我抱紧她轻轻说:‘别哭,我还会回来的。’大姐用轻得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还是算了,我们在一起没有结果的…’我回说:‘我知道..’

闹钟响了,如果再不出发我就赶不上车了。大姐说要开车送我,一路上我们紧握着彼此的手一句话也没说,下车时我说:‘谢谢,大姐再见。’大姐只是不语。我看着车离开,拿起行李头也不回进了车站。

相关小说

© 2018 情色全球视频 All Rights Reserved.
广告联系: www269la@gmail.com